幻灯二

白芍补虚而生新血,退热尤良

“白芍补虚而生新血,退热尤良”

古人说:白补赤泻,白收赤散。白芍属于补虚药,偏于补阴血,赤芍属于清热凉血药,偏于邪热活血。

白芍药能酸收,治疗肝阳上亢,血管经脉紧张拘急难以放松。赤芍药能散瘀血,治疗血热攻心导致的烦热不解。

男用四君,女用四物。男人气虚用四君子汤,补气健脾。女人血虚,用四物汤,补血疏肝。男人属阳,阳气容易不足。女人属阴,阴血容易亏虚。四物加四君,则为八珍汤,善调气血两虚。

无论何病,最初伤人者,不是脏腑,不是经络,不是肌肤,而是气血。治病在于明白气血。

真正的补血,不是给他现成的营养资助,而是让他身体恢复气血生化,能自动造血,脾胃能够真正起来。因为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。

有个40多岁的妇人,脸色淡白,有黄褐斑,在医院检查时贫血,黑眼眶很厉害,吃饭都没什么胃口。连饭也吸引不了她,何况补血药?于是给她开了八珍汤,气血并补,同时健运脾胃。七天过后,胃口开了,吃饭又香味了,脸色也有些红润了。之后药知道守方,继续吃。半个月后,胃口变大一倍,口服液也丢掉了,不用补血了。

在中医里,补人的东西都是在健脾胃,在提高脏腑的气化功能,时脏腑变化水谷成为气血的能力变强。

人需要气血,更需要创造气血的能力。靠营养补充是补一时,靠提高运化是补长久。

人不是因为吃得少才虚的,而是因为你吃多吃伤没规律很乱,才把身体吃虚的。除了饮食,更要注意运动。脾主四肢,四肢能动,脾运化才好。人体脾胃属土,肌肉也属土。只有肌肉常动,微微出汗,保持气血疏通,那么吃进的五谷杂粮都是大补。若四肢到不了,脾就也是瘀滞的。

对于八珍汤,需要辨明病人气血两虚,脉象濡缓无力,舌苔相对比较干净,都可以用。但若身体有瘀滞,就要先疏通瘀滞,再调补。先通后补是个大思路。就像要先把浊水倒干净,清水才能进得来。但如何定剂量,可以通过脉象。左脉虚者为血不足,当重用四物汤。右脉虚者为气不足,当重用四君子汤。男人偏重于补气健脾胃,女人偏重于补血疏肝气。在补益药里,还可以加些木香,山楂健脾胃;香附、郁金疏肝气。这样补而不滞,通而不腻,人体才能消纳吸收,为五脏所用。

白芍药还能缓急止痛。古人说:腹痛用芍药。

脾主大腹,肝经下络腹中。任何拘急疼痛都可以用芍药去柔肝缓急。白芍一入到人体就入肝脾,肝主筋,脾主肉,那拘急疼痛,筋膜打结,肌纤维粘连拘紧等症状就立刻松解开来。甚至局部绞痛抽筋,芍药过去,也能松缓。甚至各种脏腑疼痛,结石剧痛,以及颈椎头部血管紧张性疼痛,芍药都能让疼痛处松开缓解。

《伤寒论》首方桂枝汤里,桂枝配芍药,一刚一柔,一阳一阴。白芍酸收,桂枝辛甘化阳。白芍如同刹车,桂枝如同油门。一个缓急止痛,一个加大油门。再根据病人情况调剂量。若病人阴寒太过,功能不足,就要重用桂枝,为脏腑气血加把劲,踩油门。但若油不够呢?于是,张仲景用生姜、大枣、甘草放在桂枝汤里,补脾健胃,助其气血生化之源。白芍是缰绳,桂枝是马鞭,姜枣草即是马粮草。

如今的时代就两个病,一个是非常亢盛,狂越急躁焦虑,神经松不下来,一干起事来,心脑就像陀螺一样完全不能静,这样身体就会耗得很厉害。这种病叫做散乱。于是就要用白芍去收敛。另一个就是非常昏沉,神疲乏力,倦怠,懒惰,不想动,一干起事来拖泥带水。他们的身体就像老车破车一样,不想动。这种叫昏沉。这时就要加强身体阳气动力,用到桂枝。

白芍药退热尤良。对于一些阴虚火旺,虚热上扰,白芍可以养阴血,那么其热自平。对于肝火上炎,肝阳上亢的,白芍也可以直接平抑肝阳。

人为什么会发热?有两方面:一是阳火太亢,一是阴水不足。你无论加水还是撤火都可以退热。我们通过用石膏、大黄,以及牵牛子等来通降阳明之热,那是撤火。而白芍更偏重于用补水法来退热。中医认为,阴虚则火旺,故叫虚热。

白芍能缓急,是时代快速人心散乱浮躁的刹车板。很多疾病从根源上说是急出来。

病者病在心也。东方甲乙木,丙丁南方火。故丙者心也。

古人说头痛不离川芎。川芎能上行头目,乃治头痛之要药,又能辛温走窜,使不通之处为之通开。而单味川芎,有时用上去力不从心。特别是有的病人情绪激动时加重,或生气时加重的。这时若加进白芍,缓解得就很快。川芎配白芍,直接上行头目,把头部瘀滞打通,拘挛扭曲之状就缓解了。也可以芍药甘草一起用,叫芍药甘草汤。

若能善用芍药与甘草,那么周身上下的拘急疼痛之症,没有不能够缓解的。

你一方面要辨明病人头部紧痛,乃肝气郁结化火,经脉扭曲所致。另一方面用川芎、白芍、甘草,畅肝郁,缓急痛。这样便可缓解顽固头痛。同时也要改掉平时性燥善怒的个性。

医道虽繁,然一言以蔽之,曰阴阳而已。

在风药里,荆芥与防风是轻巧的小摩托车,柴胡与川芎是中等的计程车,而羌活与独活就是相对更雄霸的大货车,它们都是往上走,往外散的,是左升的。

当然还有些右降向右行的,速度快的右大黄、牵牛子,涤荡污浊下行,像装甲车。稍微缓一点的,枳实与厚朴,扫除浊气下走,像清道夫一样。还有更缓更柔和的火麻仁、当归、郁李仁,滋润往下滑,走得更慢。

药补不如食补,食补不如睡补。

穷已彻骨,纵有一分生机,饿死不如读死。

学未惬意,仍须百般努力,文通即是运通。

桃红四物汤,是由桃仁、红花,加上四物汤组成。若血瘀得厉害,局部肿痛,中医认为通则不痛,痛则不通。这时要偏重于把桃仁、红花加大量去活血化瘀,打通瘀滞。若脉虚,不太有力的,这种痛,叫不荣则痛,就是说那个地方缺乏气血,需要把四物汤比例加重一些,以补气血,兼顾活血就可以。你可以采取三补七活,或者四补六活,或者五补五活,活血与补血的量的使用,还要看病人是亏虚得厉害还是堵塞得厉害。若拿捏不准,就要从小剂量开始慢慢调理。

颈椎病,一般颈部加葛根。但单纯用葛根,药力往往不够,因为葛根能够引药至颈,也能打通颈部经脉,但对于颈部微细经脉打死结不放松的状态,还是力有不足的。所以还需要滋养阴血。因此你要重用芍药甘草汤加葛根。

一个火车司机,专门帮人送家具的,疲劳驾驶后,颈椎病发作,一周多都痛,坐卧难安,也不能再看电视了。于是给他重用芍药、甘草各30g,葛根60g。三付药后就比以前舒服多了。

颈以下是肩膀,常有人肩周炎痹痛,手脚冰凉,这时外面受风寒湿邪,里面阳气不够。所以要内壮外托:通过内壮气血,外托风寒湿。同时由于病人经脉长期缺乏阳气去鼓荡,被风寒湿之邪绑得紧紧的,所以屈伸活动不利。他们的经脉就像扭曲了的绳索一样,僵紧不能放松。故还要加进芍药甘草汤去放松经脉。于是用治疗肩周上肢痹痛最常用的蠲痹汤。

蠲痹汤:

当归45g(去土,酒浸一宿) 羌活45g(去芦头)

姜黄45g 白芍45g 蜜炙黄芪45g

防风45g(去芦头) 炙甘草15g

为散。每服15g,用水300ml,加生姜5片,煎至150ml,去滓温服,不拘时候。

选自《杨氏家藏方》。

黄芪、当归内壮气血。羌活、防风、姜黄外散风寒湿。芍药、甘草缓急止痛,把扭曲打成死结的经脉放松下来。所以肩臂颈项疼痛,手足麻木,怕风怕冷,屈伸不利都可以用。

任何疾病不适,都是身体在自救。比如,熬了一夜,又啃了瓜子,又吃了炸薯条,第二天咽喉就干,嘴巴就苦。这时有人就想到喝点下火凉茶。若经常这样喝,胃就寒了,以后消化食物功能就减退。而另外有人就会在之后喝几天番薯稀粥,少油腻,少荤多素。这样咽喉之火,不适感,没有用凉茶就退下去了。若觉得力量还不够,可以再吃些萝卜干混稀粥喝,以降热火。萝卜干能下去通腑,萝卜干吃完后,再稍微运动,就直放屁,那咽喉的浊火也就下行了。

老年人常见的腰腿不利索,上下楼梯沉重,屈伸不利,医院一检查,都是腰椎间盘增生,或膝关节退行性病变。中医反正是虚则补之,实则泻之,不管什么病名。有拘急疼痛就舒缓之,故而用独活寄生汤。引药至腰膝,补肝肾强筋骨,去风湿,你得重用芍药甘草两味药,这样大大加强独活寄生汤缓解腰腿部疼痛屈伸不利的症状。

老年人常见的腿脚抽筋,抽筋就是一种拘急之象,芍药甘草可缓之,一般当天服,晚上就补抽筋了。若想根治抽筋,还得升阳除湿,把动力加强,经脉打通。

在五脏六腑里,芍药同样也广泛应用于缓急止痛。有些病人咳嗽咳到肺部都痛,咳嗽就是一种气急气逆的反应,除了理顺气机,也要用芍药甘草去柔缓他肺部拘急的经脉,使他放松则不咳。所以小青龙汤可以治疗咳喘,就是因为里面有芍药甘草。

心脏受凉后,剧痛不舒,可用桂枝汤,里面的芍药与桂枝搭配,芍药在桂枝的引领下,直接到心去,帮心部的绞痛症状松缓。

肝更多,病人生完气后,胸肋胀痛紧紧的,可用逍遥散放松。

脾虚腹泻的也很多,有些病人一着急就拉肚子。这个还真得用芍药。痛泄方里面有:白术、防风、陈皮、芍药,专治着急激动后得肚子疼,大便稀烂泄泻的。因为芍药可以帮你肚腹里的经脉都放松,这叫柔肝缓急止痛。

肝主一身的筋膜。很多妇人生气过后肚子痛,如果老治肚子治不好,得放松他肝经,芍药甘草汤,治疗腹痛效果良。

张仲景说,妇人腹中诸疾痛,当归芍药散主之。

肾结石也有绞痛,这种绞痛痛得不得了,痛得人冷汗淋漓,性格急躁。《黄帝内经》说:肝苦急,急食甘以缓之。芍药甘草汤,乃柔缓第一良方。

不管什么痛,什么拘挛,都可以在方中加入芍药甘草,加强缓急止痛得效果。

芍药甘草汤,酸甘化阴,可解除脏腑经脉得拘急拘挛得状态,同时给你着急烦躁难安得心性放松。

白芍补虚而生新血,退热尤良(图1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内容页广告位一